烟包行业经济也开始下滑了

发布时间:2021-09-21 05:11:46


  7月23日,一家主要做卷烟包装的企业伟立控股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就在不久前的今年4月20日,国内“烟包大佬”澳科控股从港交所退市。

  根据统计数据,中国卷烟的销售价值由2016年的约1.38万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人民币1.47万亿元,复合年增长率约为1.6%。

  在烟草这个万亿的市场中,烟草包装总值也由2016年的349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人民币385亿元,复合年增长率约为2.5%。

  大哥吃肉,留下的汤也撑起了不少上市公司。截止2018年年底,20家登陆A股的印刷企业总市值就已经超过了2534.66亿元,其中有多达15家是以卷烟包装印刷为核心业务的。

  去年12月4日,港股上市公司贵联控股(发布的一则公告虽然简短,但对行业来说,却是信息量巨大的。

  公告显示,贵联控股在内地的全资企业深圳科彩印务有限公司未能成功投得其位于四川省一家主要客户2021-2022年的订单投标,并提示投资人此事会对公司“未来数年的整体收益及盈利能力造成不利影响”。

  贵联控股是国内主流卷烟包装(以下简称“烟包”)印刷企业之一,2019年实现营收14.96亿港元,净利润1.77亿港元,按当年末汇率分别约合人民币13.41亿元和1.59亿元。

  深圳科彩2019年实现产品销售收入7.37亿元,利润总额1.97亿元,在贵联控股营收中的占比超过50%,利润占比则在100%上下。

  在卷烟包装行业,事实上制造商的营收高度依赖一个或某几个大客户也是个较为普遍的现象。全国的省级中烟公司一共不到20家,即便如市值超140亿元的劲嘉股份(002191.SZ)也只能说,自己的客户“涵盖国内大部分中烟公司”。

  伟立控股的客户集中度也比较高,根据其招股书中的资料可知,截止2021年3月31日止3个月,伟立控股的主要客户占总收益的百分比分别为五大客户80.6%、最大客户33.7%。

  烟草企业的招标风向显然是发生了变化。有圈内人士表示,与原先倾向于跟制造商稳定合作不同,不少省级中烟公司确定了每年淘汰供应商的比例。

  2019年,烟包印刷大佬东风股份(601515.SH)斥资2.59亿元收购贵州千叶,强势介入药包市场,有意将药包打造成与烟包并列的产品板块。

  永吉股份(603058.SH)在坚守烟包主业的同时,也利用贵州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和产业政策,抓紧布局酒包装和其他居民消费产品的包装。

  劲嘉股份则在烟包之外,加大拓展消费电子包装等彩盒产品的力度。去年,在烟包产品收入减少13.79%的情况下,劲嘉的总营收仍有4.98%的正增长,便主要得益于彩盒业务的贡献。

  “(国内)烟草的过度包装简直是反人类,这是全宇宙最过度的包装印刷”,曾为茅台酒设计包装的一位设计师如此评价国内的卷烟包装。

  国内印烟标的印刷企业买走过德国海德堡产的世界上最先进的印刷机,这位设计师觉得一些给国际奢饰品品牌做包装代工的印刷厂的设备都没有烟标印刷厂的好,这属于完全没必要的过度。

  目前,国内的高档卷烟包装大多采用镭射纸多色印刷外加综合防伪技术, 成本较高, 约占生产成本的25%-35%,有的品牌甚至超过了40%。而外烟包装大部分采用白卡纸简单印刷, 使用的多为环保材料, 成本较低, 大约仅为国内包装的四分之一。

  山东中烟的李志勇、王斌曾在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这样感叹:我国卷烟包装印刷所需的技术和工艺不亚于钞票和有价证券的印刷。

  在过去的某个时期,闪着光泽感的金色、银色以及镭射技术代表着豪华和高级感,这种审美趣味也反映在了卷烟包装上。但如今,公众尤其是年轻消费群体的审美水平在不断提升,相当多国内的卷烟包装却一直沿袭着金卡纸、烫金、镭射等闪亮元素的应用,让人有些累觉不爱。

  不过有谁能躺着就把钱给赚了,大部分还不是得跪着。将包装的工艺成本降至合理水平,提升烟包的设计感和颜值,这些肯定是烟民们喜闻乐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