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交易市场是个啥?

发布时间:2021-09-17 05:18:25


  7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在试点基础上,于今年7月择时启动发电行业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线交易。下一步还将稳步扩大行业覆盖范围,通过市场机制来实现碳排放减少。

  温室气体的排放具有负外部性,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则需要将排放带来的负外部性内部化,从而达到全社会减排效益最大化的结果。负外部性内部化的解决需要依靠政府政策,顺应“谁污染谁付费”的原则,确定温室气体排放者应为排放一定量的温室气体的权利支付一定费用。

  1997 年,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基础上形成了《京都协议书》,该协议书创新性地通过引入市场机制来解决“全球气候”的优化配置问题,并提出了IET、JI和CDM三种补充性碳交易市场机制。

  其中对后来影响最大的是清洁发展机制(CDM),也就是发达国家通过资金支持或者技术援助等形式,与发展中国家开展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项目开发与合作,取得相应的减排量,这些减排量被核实认证后,成为核证减排量(CERs),可用于发达国家履约。CDM 项目主要集中在新能源(包括风能、水能、太阳能000591股吧))、生物质发电、垃圾填埋气体 发电等项目。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全球前十大项目类型总计占比93%,前三大CDM项目类型分别是风能、水能以及生物质发电,三大项目类型在前十大CDM项目类型中占比达到约 70%。

  我国第一个CDM项目的合作对象是荷兰,荷兰政府与中国签订内蒙古自治区辉腾锡勒风电场项目于2002年获得政府批准,自此中国CDM市场正式拉开序幕。

  2013年之后,由于CERs的最大需求方欧盟表示EU ETS从2013年开始只将从 LDCs (最不发达国家)中购入CERs, 导致我国CDM签发数量大幅减少,中国的CDM 一级市场 (与原始减排主体间交易的市场)受限,随后便开始发展自己的碳交易市场。先后在北京、上海、天 津、重庆、湖北、广东、深圳等七省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

  2014-2020年,我国碳交易市场成交量整体呈现先增后减再增的波动趋势,2017年我国碳交易成交量最大,为4900.31万吨二氧化碳当量;2020年全年,我国碳交易市场完成成交量4340.09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同比增长40.85%。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降低碳排放需要全局性的统筹,局部的努力效果有限,但要想将全国范围内的企业纳入到这个交易系统中是很难的。美国至今都没有形成全国性的碳排放交易市场,2009年奥巴马执政时曾做过尝试,但最终未获国会批准,只是一些州采取了区域性的碳交易措施。而中国此次建立的全国性统一碳市场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碳市场。

  政府会分配给企业一定的碳排放配额,代表企业每年能够无偿排放二氧化碳的上限,1 单位的配额就代表1吨二氧化碳排放量。企业需要在履约期末上缴所拥有的配额,只有上缴的配额覆盖当年的排放量才能够完成履约,否则就得通过购买配额来完成履约。配额分配方式从免费分配向高比例拍卖演进,欧盟2020年的整体拍卖配额达到57%,履约成本越来越高。

  碳交易市场有两类基础产品,一类为政府分配给企业的碳排放配额,但企业的真实排放小于这一配额,多余的拿来卖;另一类为核证自愿减排量 (CCER), 碳市场按照 1:1 的比例给予 CCER 替代碳排放配额,即1个CCER等同于1个配额,可以抵消1吨二氧化碳当量的排放。

  根据《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CCER是指对我国境内可再生能源、林业碳汇、甲烷利用等项目的温室气体减排效果进行量化核证,并在国家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注册登记系统中登记的温室气体减排量,CCER抵消机制是对自愿减排项目的鼓励行为。2013-2017年发改委公示CCER审定项目共2871 个,备案项目861个,减排量备案项目254个,减排量备案约5000多万吨。

  CCER 项目减排量可以简易理解为项目排放与基准线排放的差值。以垃圾焚烧为例,在没有本项目的情况下,项目焚烧的生活垃圾将由垃圾填埋场处理,且填埋场没有沼气收集利用的装置,沼气直接排空,所发电量由电网提供。与填埋场相比,焚烧可以避免含甲烷填埋气体的产生和排放,还可以利用垃圾焚烧发电替代电网中以火电为主的等量电量,这些措施带来的减排量就是CCER 项目。

  依据已审定垃圾焚烧CCER项目,可得到生活垃圾焚烧项目单吨垃圾温室气体减排量为0.36tCO2e,兆瓦时温室气体减排量均值为1.32tCO2e,同时风电每兆瓦时气体减排量均值为0.83tCO2e,光伏均值为0.84tCO2e,垃圾焚烧减排效率高于风电光伏。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处理量从2015 年的0.62亿吨增长至2019年的1.22亿吨;焚烧处理量占比从2015年的34.3%增长至2019 年的50.7%,焚烧发电厂建设同样处于高速发展期。

  国内较大的垃圾焚烧运营企业包括瀚蓝环境600323股吧)、上海环境601200股吧)、伟明环保603568股吧)等,以公司2019年发电量水平为基数(分别为177419.24万千万时、247953.74万千万时、187120.5万千万时),计算公司预期通过垃圾焚烧发电产生的年度碳减排量分别为124.6万吨、174.6 万吨、131.8万吨,这些都将在未来增厚公司的利润。

  水电项目平均度电碳减排为723克/千瓦时,虽然碳减排量小于风电以及太阳能发电,但由于水电项目发电量大,减排量高,未来在碳交易市场建设成熟的情况下有望被纳入 CCER。如果碳交易市场CCER申请对水电开放,那么水电企业仍可依靠其大额发电量获得极高额外收益。

  除了上述企业,据业内人士透露称,“十四五”期间,石油、化工、建材等八大重点能耗行业也预计将被纳入到碳市场,未来八大行业控排企业大约有8000至10000家。这意味着这一批环保企业将会受到资金的热烈追捧。